ag官方直营|优惠
 


ag官方直营|优惠  版权所有
电话:(0591)87901534 传真:(0591)87901542 闽ICP备090439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火车站西凤路68号 邮编:350013 E-mail:fujian@ccgmb.com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报道

与梦想同行 为创新铸力

——厦门东园二期项目组侧记
发布时间:[2019-05-28]??

      在厦门东园项目组呆了仅半天,可带给我的震撼却久未平息。
      正是春末,天气冷暖不定,户外鸟语花香,草木欣欣向荣,勾起了人们外出踏青的心思。
      从福州乘动车一路往南,到厦门北站再转公交车,到达厦门翔安区东南部临海区域,在项目组人员陪同下步行20分钟便到达一片广阔无际的人工填海造地的工地,放眼望去一片暗褐灰黄,没有半点绿色,哪有春天的影子?一畦畦布满积水的真空预压场地,在阳光下波光粼粼。这里就是勘测公司厦门东园二期项目所在地,驻地与泉州接壤,隔海相望便是大嶝岛,项目组驻扎在此已有半年。
      全省首个大型自动化监测软基处理项目
      厦门翔安南部莲河片区(东园地块)造地二期工程监测检测项目(简称厦门东园二期项目)是勘测公司2018年承接的全省首个采用自动化技术进行软基处理监测检测项目,也是勘测公司有史以来所承接的单个监测合同额最大、面积最大、监测环境最复杂的监测项目。
      挑战前所未有,机遇相伴相随。如何通过此项目的实施一举掌握自动化监测技术前沿,形成我院的核心竞争力,打响中化勘测品牌,把监测检测进一步做大做强?院领导和公司领导高度重视该项目的组织实施,优中选精,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一支强有力的项目团队,由勘测公司岩土工程所所长郑仁耀亲自担任项目技术负责,于去年11月率队进驻现场,项目组配备2名高级工程师,半年时间里,包括春节等各类假期在内每天不间断开展监测、检测工作,院和公司各级领导多次深入项目组慰问团队和开展检查指导工作。
      据了解,厦门东园二期项目地基处理面积约263万m2,项目组开展的监、检测工作区域主要集中于真空预压区,面积167万m2,约占总工程量的90%。其余工作任务包括真空预压区表层回填区90万m2,表层碾压区3.5万m2,浅层换填区25万m2。半年来主要在B6试验区17、18试验地块(B6-1-17、B6-1-18典型试验区,面积共30320m2)开展工作,自动化监测数据自动采集及软件平台功能均已成功上线,并正常运作。典型试验区对膜下真空度、孔隙水压力、地下水位同时开展数字化监测与人工化监测,通过对比验证两者数据采集的优劣性;同时通过施工过程监测对试验区上半区采用的普通B型塑料排水板与下半区采用的可测深、防淤堵新型排水板的排水效果进行对比分析,配合施工方相关施工工艺参数的改进。目前该区已真空预压约2个月,期间各项监测指标正常,软基整体固结效果良好。
      “自动化监测在全国都尚在尝试阶段,没有成熟经验可供借鉴”
      厦门东园二期项目监测项目是我省首次采用自动化监测软基处理的项目。因大面积填海软基条件下自动化监测应用于公司是首次接触,省内尚无先例,在国内技术也尚无成熟经验可供借鉴,项目组在施工过程中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遇到了诸多难题,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寻求技术支撑,勘测公司与华侨大学岩土与地下工程系副教授、硕导肖朝昀博士密切合作,对膜下真空度、测斜、孔隙水压力、水位等监测项目人工化和自动化监测采集的数据进行观测对比,研究自动化监测采集数据的可靠性和稳定性,以期推动下一步自动化监测数据采集在项目工作区全面铺开。在观测过程中,一度出现了自动化采集的数据与人工采集的数据有偏差的现象,月例会上参建各方也出现了质疑的声音。
      有压力就有动力,有动力就有创造力
      作为项目技术负责,郑仁耀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试验区的成败将关系到后续区块监测能否顺利开展,关系到整个项目的工期和质量。出现自动化与人工化监测采集的数据不匹配现象,他比任何人都着急,没日没夜地坐在电脑面前研究分析采集到的数据,无论工作还是休息都抓住一切机会与团队成员讨论失败原因,原本乐呵呵的笑脸经常眉头紧锁;同时他加强与华侨大学技术力量的交流合作,与肖博士热切地探讨各道工序细节以及计算方法对数据偏差造成影响的可能性,分析探讨产生误差的原因,经夜不成寐、夜以继日的探讨,分析推导除了问题所在:由于施工工期紧迫,自动化监测传感器从购置至埋设在海水及淤泥环境中应用期间未有充裕的时间进行有效的工前试验验证,探头在透水隔泥砂存在缺陷,导致抽真空期间传感器均逐步失效,造成自动化与人工化监测采集的数据无法进行有效比对。找到原因后,郑仁耀又马不停蹄地加大市场调研,根据试验区遇到的问题与传感器厂家沟通,要求按照我方所设计的传感器结构定制,并同时采购了多个仪器厂商共计3种类型的传感器同时进行埋设验证;又通过增设自动化及人工化监测点数量,重新在后续的B6-1-15、B6-1-16区进行自动化监测数据采集和人工化数据采集对比。
      此外,郑仁耀穷尽各种手段热切关注自动化监测领域研究的最新成果,搜索自动化监测运用的最新情况,利用网络资源查阅其实少得可怜的各种资料。一次,他了解到在深圳即将召开一场自动化监测研讨会,他当即与项目组成员张铭政一起奔赴现场向专家咨询、讨教,并走访了深圳市建设综合勘察设计有限公司等自动化监测经验相对丰富的单位进行交流学习。
      那段时间,郑仁耀经常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满脑子都是自动化三个字。“早上我们6点起来,他早已在办公桌前忙碌了;晚上深夜我们都睡了,他还没睡,也不知道他是几点睡的。”项目组成员张铭政和王岳不约而同地描述了这个画面,话语中充满了敬佩与心疼。在谈话中,张铭政几次感叹郑仁耀的压力太大了:“他不仅要统筹协调项目整体工作,主持内外业工作,还要和业主、参建各方、合作伙伴保持沟通联系,承受着多方面的压力。你看,项目开展后他的头发都少了好多。”
      所幸压力没有把郑仁耀和他的团队压垮,他们齐心协力把压力转化为了动力和创造力。通过深入交流合作、不断分析研究、锲而不舍地试验,对施工工艺也进行多方改进。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比选、改进的新型传感器探头,在埋置于下一施工区域后,目前已持续正常工作1个多月,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自动化监测终于步入正轨。
      体力与脑力的无数次检验
      监测工作需要对施工现场的工程状态和变化规律进行实时观测,并对采集到的各项数据进行及时整理和分析。为了确保采集到真实可靠的数据,所有的采集器均要在技术人员的指导或亲自操作下进行埋设,项目组成员在测点布置、仪器埋设、数据采集整理上都要亲力亲为,除了一辆工具车运载监测仪器设备到场外,所有监测点的埋设施工都靠手提肩扛,每个仪器设备动辄10公斤以上。每一天的工作都是对项目组成员体力与脑力的检阅。
      项目组成员对三个月前挖沉降盘的经历都记忆犹新。“那一天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王岳话语平静不见波澜,但在场人员的思绪都跟着飘回到了惊心动魄的当天现场。
      那天,为了配合施工方铺土工膜,郑仁耀、陈志伟、张铭政、王岳,加上临时聘请的2名工人,集中到B6-1-17、B6-1-18典型试验区,当天工作任务是将埋了近两个月的20多个沉降盘挖出来,待施工方土工膜铺好再重新回位。说干就干,大家用铁锹沿着沉降盘周边把沙子铲开,合力握住测杆将沉降盘基座倾斜,再一起搬出来。这堪称重体力活,沉降盘规格50*50cm,埋深约80厘米,重量不算重,但历经两个月打了排水板后渗水和泥沙漫灌,外部压力早超出本身重量不知多少倍,劳动强度比放下去时大了好几倍。有的沉降盘周边积水不多,覆盖沙土少的,倾斜较容易,大家合力搬出来,可也累得气喘吁吁,体力损耗严重。可遇上覆水和沙土严重的,场地全是沙层,一铁锹下去,旁边的沙子马上塌下去,如西西弗斯推石上山永无止境。
      众人一心只想着不影响铺膜施工的进度,都埋头苦干,能挖一个是一个,早挖出来早安心。到后来,大家累得精疲力尽,可还有不少积水严重的沉降盘傲岸挺立纹丝不动。任务在前,没有退路,大家一边手上不停使劲,一边脑中想了无数的办法,但一次次的努力仍如蜻蜓撼树。危急时刻,郑仁耀直接撸起袖子,挽起裤脚,把鞋袜都脱了,踩进冰冷的泥沙里,冲在前面。在那一刻,现场突然静得连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声音,不用言语,没人退缩,其他人一起拥上前,一齐用手牢牢握住测杆,喊着号子,往同一个方向使出浑身的劲……
      可沉降盘遇水和沙外部压强已经大到超出想象,3、4个壮汉使出浑身力气仍无法把它拉出来。最后,项目组不得已找施工方求助,经施工方协调调来了挖掘机,才最终把剩余的“钉子户”沉降盘挖了出来。只是,大家已经累得虚脱顾不上喜悦了。
      其实,在无数次构建和重放当时的场景后,我才体会到“恐怖”二字后面更深的含义。在这次任务中,大家历经心力、脑力、体力的多重考验,有了共同出生入死永不退缩的体验,每个人都更加体悟到个体的渺小与团体的伟大。虽然最后借助挖掘机才完成了任务,可在这当中展现的锲而不舍、众志成城的精神和舍我其谁的担当,足以让他们信心百倍地共同面对接下来任何艰难的任务。
      党徽在闪耀,这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团队
      厦门东园二期项目组常驻成员原为4人,都是80后,分别是郑仁耀、陈志伟、张铭政、王岳,其中郑仁耀、陈志伟、王岳都是十几年党龄的共产党员。4月初,2018年刚参加工作的90后李越主动申请加入了项目组。
      郑仁耀,这个在篮球场上腾挪跳跃,叱咤风云的运动健儿,在春节联欢会以迈克尔杰克逊舞蹈嗨翻全场的帅气小子,在项目组却是众口称赞的拼命三郎,他工作思路清晰,全身心投入工作,性格爽朗豪迈,浑身透着永不服输的牛气和不知疲倦的干劲,是项目组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和表率先锋。
      陈志伟,项目现场负责,性格腼腆话语不多,勤勉肯干,做事认真细致,善于钻研,善于悄然提交出满意答卷。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又善解人意,总在别人需要时提供支持,如采访中主动提供图片素材,讲解专业名词,提醒补充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带给人暖暖的踏实感。
      张铭政,阳光热情,主动健谈,眯缝的小眼睛始终含着笑意。组里当之无愧的老大哥,身兼“司机”“财务”“公关”“发言人”“刮痧师”等多种职务。参加工作以来足迹遍及八闽,“省内没去过的县屈指可数”。防晒有高招,长年累月的野外工作竟仍白里透红招人嫉恨。
      王岳,瘦长的身形架着副近视眼镜,言行举止斯文有礼,掩饰不住的书生气。在抽调到东园二期项目组之前,刚刚结束了院清流-明溪矿调项目三年的野外矿区工作,工作环境从深山变成了海角。五一期间放弃了大学毕业十周年庆典坚守在工地,以行动诠释对毕业十周年的感怀。
      李越,2018年7月刚参加工作,主动请缨加入东园二期项目组,略带稚气的圆脸,洋溢着蓬勃朝气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没有90后的娇气,到项目组后很快就融入了队伍,虚心求教,勤学肯干,对监测仪器的使用已很熟练,义不容辞地分担起项目组繁重的监测工作。
      厦门东园二期项目工作场地在无遮无挡的海滩,“冬天严寒,夏天炎热,紫外线超强。”近一米深的真空预压场地填满了海水,场地四周是密封墙,场地内用堆砌的沙袋筑成一条条围堰,围堰与密封墙之间布满淤泥和积水,稍不留神就可能踩陷入其中。李越刚到工地的第一天就失足踩进了淤泥,一条腿好不容易拔了出来。一向身手灵活的郑仁耀也在此栽了跟头,一部手机泡进海水就此报废。如果不慎摔进去,只有一个人是无法爬上来的,所以项目组要求每次外业都至少两个人结伴同行。场外是晒干板结的泥路,野外监测作业时及膝的雨靴一穿就是两三个小时,在真空预压场地则要穿着连体雨服在齐腰深的水池里行走采集数据,冬天“穿5件衣服3条裤子”站在海边都冷得牙齿打颤,更不消说行走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
      项目组租住在一处刚建好经简单装修的民房里,举目就能眺望无垠的工作区,驻地周围都在建民房,时不时传来刺耳的施工电钻声,可项目组成员似乎充耳不闻,早已习惯了在这种嘈杂噪音中开展内业工作。住房一切布局均为办公方便,仅有的两张长方桌全部用作办公桌,打印机、刷脸考勤机、文件柜一应俱全,墙上的施工及安全各项规定、施工分布图、监测晴雨表醒目突出,而生活物品极其简单,没有空调,只有两台风扇,2间卧室共5张硬板床,床铺中间均由几组纸箱堆成简单床头柜。食堂饭菜很简单,和监理单位四五人一起吃,也就三菜一汤,没什么肉。早上项目组自己煮点粥,就着咸鸭蛋一起吃。难得闲暇下来时和家人视频聊天或网购一些没空出去采买的工作生活必需品就是他们工作最大的调剂了。
      工作和生活的艰苦可想而知,可项目组成员咬咬牙就坚持了大半年,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如今他们还在继续坚持着。对他们来说,最苦的并不是这些自然的或外部的条件,而是心中始终无法割舍的对家人的牵挂和负疚。监测数据采集的完整性、连续性要求他们风雨无阻,全年无休,节假日都要守在现场。监测频率受监测控制标准影响,有的项目在最初阶段甚至要求每隔2小时测读1次,出现复杂气候条件对监测体变形产生影响时,还要反复监测。项目组成员半个月才能利用周末回一次家,碰到工作无法协调则要再往后拖。除了李越,其他四人都是年幼孩子的父亲。郑仁耀孩子刚满两岁,却已前后三次因肺炎住院,可每次他都因工作原因不能陪在身边照护。剩下的成员有的是二胎,有的是准二胎,孩子都在2-5岁,还有一个即将诞生,年幼无知、天真烂漫的孩子正是最需要父爱的年龄,无时不牵动着为父者温暖甜蜜的心弦。当他们讲述着孩子成长中的趣事、对妻子的亏欠,爱不释手地端详照片中孩子的笑脸时,我深深感受到了他们的不易,曾经他们也如李越一般地朝气蓬勃,充满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勤学苦干献身事业的奋斗勇气和浪漫主义情怀,可如今,在对事业的执着坚守与历练担当中多了一份对家人沉甸甸的责任。若不是身临其境,很难体会他们身上双重的使命和压力,感悟他们对事业与家庭的抱负和情怀。
      “我们都希望自动化监测技术能尽快成熟并得到推广运用,监测人员今后不用像我们一样被捆绑在工地上。”这是全体项目组人员的心声。监测自动化的运用无异于一次技术革新,它的普及将带来更多人工劳力的解放,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目前经过工作,厦门东园二期项目各方面工作取得了初步的成绩,同时项目组优质的监测服务和精益求精的态度打响了中化勘测的品牌,得到了建设各方的一致好评。

      春渐远,夏将至,经过了冬季海边施工的严寒,项目工地马上又要迎来炎热的酷暑,我们的出征将士又将迎来新的一场考验。

 

 

????

???

 

(综合办公室 张爱华供稿)